走近院士-贺林院士采访实记

作者:见文 来源:李辉产科工作室 2019-03-20 16:06:32 0 0

原标题:走近院士-贺林院士采访实记

点击上方 “李辉产科工作室”可以订阅哦! 

2015年6月13日8点整,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盛京医院妇产科主任刘彩霞教授宣布,由中华医学会杂志社、中华妇产科杂志编辑部主办,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盛京医院承办的中华医学会杂志社指南与进展巡讲(产科)、第八届环渤海围产年会、辽宁省医学会第十次围产医学会议暨2015盛京母胎医学论坛第十届胎儿疾病的诊治新进展培训班正式开幕,并主持了开幕式。开幕式结束后,贺林院士为所有与会观众呈现了题为《如何“精准”降低出生缺陷率——横观新医学统领作用》的精彩演讲。          

贺林中国科学院院士,遗传生物学家,“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国家杰青。1991年获英国佩士来大学博士学位,1992年在英国爱丁堡大学完成博士后研究,1995年在英国MRC爱丁堡人类遗传学研究所完成高年资研究者工作。现任上海交通大学教授,Bio-X研究院院长,上海交通大学学术委员会副主任;复旦大学教授、生物医学研究院院长。两任国家973计划首席科学家,国家863计划专家,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评委,国务院学位评定委员会成员。他带领其科研团队揭开了倍受世人关注的遗传界百年之迷——第一例孟德尔常染色体显性遗传病,并完成A-1型短指(趾)症致病基因精确定位、基因克隆与突变检测;他发现了世界上第一例以中国人姓氏命名的“贺—赵缺陷症”这一罕见的恒齿缺失的孟德尔常染色体显性遗传病,并精确定位其致病基因;他建立了世界上最大的神经、精神疾病样品库,系统地研究和分析了中国人群精神分裂症的易感基因;他在精神疾病的营养基因组学和药物基因组学研究方面也取得重要进展,研究证实出生前的营养缺乏会显著增加成年后精神分裂症的发病风险。

在本次母胎医学论坛中,贺林院士阐明了由他率先提出的“新医学”概念,即新医学=老医学+基因组学+遗传咨询。贺林院士认为,新医学是一场具有革命性意义的医学理念的转变,它不仅将遗传咨询、转化医学、精确医学及个性化医学融会贯通,更是新一轮生命线的延长。对于新医学的正确认识,是人类掌握开启解决疾病、增进健康之门的钥匙。   

演讲结束,现场顿时掌声雷动,与会同道如醍醐灌顶。讲座结束后贺林院士又匆匆赶往桃仙机场参加当天下午另一场学术会议,潇小编有幸搭乘会务组为贺林院士精心安排的专车进行了专访。下面,让我们走近院士,共同感受大家风采。 

潇小编

贺林院士您好,首先感谢您为我们带来了一场极富生命力的演讲。李辉主任提起您时,除了荣誉等成就外,特别强调您是院士里长得最“帅”的,没有之一,很多人都这样评价您吧。 

贺林院士

没有,没有,过奖了。(腼腆地笑了)

潇小编

关于您的研究成果,我们不得不提家族性短指(趾)症,这一疾病的发现对于中国遗传生物学界和您本人来说意味着什么? 

贺林院士

这一研究可以说是相当著名的,并且在国际上的影响极大。大家知道孟德尔用豌豆揭示出基因遗传的基本规律,但这是以植物为研究对象得出的结论,该结论是否符合人类的遗传规律并未揭晓,当时曾一度陷入僵局。那么我们所研究的家族性短指(趾)症在人类这一高级物种身上得到验证,提示孟德尔遗传定律也同样适用于人类自身,为遗传病的后续研究奠定了基础。

潇小编

除了家族性短指(趾)症,在从事科学研究的三十年间,您的研究方向和成果可以说遍地开花。相对于普通人,是您的精力特别充沛吗,怎么会有那么充足的时间来研究这么多内容? 

贺林院士

我是一个非常讲究效率的人,其实时间对于每个人来说都是公平的,所以提高效率非常重要,我力求短时间内迅速解决最多问题。但有时即使再讲究效率,单位时间内能处理的事情仍然有限,所以必须努力,而且是非常努力地工作!尤其当进入某一研究阶段,我的工作不得不多一些,需要我高效地处理许多棘手问题,同时也要延长工作时间。

潇小编

我们知道您的研究方向特别多,这么多课题的研究是打一枪换一个地方还是要同时深入研究,要研究到多深入方能罢休? 

贺林院士

每一项研究要是一个完整的故事,而且我们需要让这些故事同时发展。比如家族性短指(趾)症的研究就经过缜密的基因筛选,基因定位,基因克隆,突变基因的寻找以及发病机制的探究,并应用到转化医学领域。作为一种常染色体显性遗传病,我们把这一结论用于产前诊断,孕妇及家属就会选择适时终止妊娠,那么该种疾病将不会在这一家族遗传下去,将来这种疾病将在世界杜绝,在地球上消失。这是多么完整、完美的人类战胜疾病的故事!

潇小编

那这么说来您每天休息的时间很少吧。 

贺林院士

我一般每天凌晨1、2点钟睡觉,早上7点之前起床,我的睡眠也是讲究效率的。

潇小编

上海交大Bio-X研究院名字很独特,作为院长,您能介绍一下这所著名的研究院吗? 

贺林院士

上海交大Bio-X研究院是继斯坦福大学(Bio-X研究院)后成立的世界第二个、中国第一个Bio-X 研究院,名誉主任为诺贝尔奖获得者朱棣文教授。我们目前正集中精力围绕着人口健康的国家重大需求问题努力工作,并制定了中、长期发展规划,和“立体交叠”式发展策略。研究院围绕“大生物学(The Great Biology)”中的4个碱基统一整个生命界的主题思想,在生命科学内交叉所有可能的学科,在校内外尽可能交叉非生命学科专业的相关学科,这也许是“X”的更深入的内涵。同时,研究院浓厚人文氛围和“花园”式的研究环境也为Bio-X平添了一抹艺术气息。在这里我想特别骄傲地说,通过多学科交叉的优势,Bio-X研究院正努力做一些有特色的工作,参加国际学科竞赛并连续五年获得金奖;另外,你们在电视里看到的《最强大脑》节目就是我们策划的。

潇小编

刘彩霞主任说您这次除了给我们带来了精彩讲座,还落实了与盛京医院开展母胎新医学方面的合作问题,您对合作有期待吗? 

贺林院士

盛京医院的产科团队是我见到的最有生命力、最和谐、想做事的优秀团队,我会把一部分精力投入到与盛京医院合作的工作中,为母胎新医学探索出一个有价值的模式,在产前疾病诊断中意义尤为重大。

潇小编

Bio-X研究院里肯定有特别多您的学生,对于您来说喜欢招什么样的学生? 

贺林院士

我的学生很多,除了Bio-X研究院里,在中国科学院、上海交大、复旦大学和浙江大学等等都有学生,但是说实话由于工作关系确实和他们面对面交流的机会不多,好在我们建立了完善的人才梯队,可以系统有序地领导和管理学生进行科学研究工作。至于喜欢什么样的学生,坦率讲我更倾向于招男学生(真坦率啊),因为对于女孩子来讲做科研太辛苦了,不禁折腾,但是这也不是以我的意志为转移的,后来不招女学生不行,因为女博士的比例越来越高了。总之无论男女,机灵一点儿的学生是我所欣赏的!

潇小编

除了工作,业余时间您喜欢做点什么? 

贺林院士

年轻的时候喜欢打乒乓球和羽毛球,现在打不动了,搞搞摄影。在Bio-X研究院里,和学生们一起养了两只猫,算是为忙碌的工作带来些轻松的元素。

潇小编

采访的最后,您对我们这些临床小医生的科研工作有什么希望和寄语? 

贺林院士

把科研变成习惯,这是一种积累的过程。搞科研要学会深入地思考,我说的深入是一定要真正钻进去,真相从来不会自己大白,需要科研工作者坚持不懈的探求。有时候解决瓶颈问题的关键就在于执着坚持往前走的一小步,就像探险,穿过最艰难的山重水复之地,也许你就会看到柳暗花明的世外桃源。另外,还需要提高自身对问题的分析能力,并且分析要力求敏捷和准确。当科研升华成习惯,就不会觉得枯燥了,能愉快地进行下去,这就是我演讲中所说的“快乐科学,感悟天地”。

贺林院士 

虽然他是中国遗传生物学界首屈一指的院士,生活中的他非常和蔼可亲、平易近人,言谈举止随和儒雅,又富有学者特有的机敏睿智,是一位不折不扣的恺悌君子。有时他很健谈,每当提到他擅长的领域,贺林院士总是滔滔不绝地分享他的经验;有时他很幽默,傍晚坐在烧烤师傅身边不走,让师傅再烤个玉米吃,他称这叫“术业有专攻”;有时他很时尚,紫色格子衬衣搭配亚麻长裤,经典牛仔搭配过膝浴袍。但始终不变的是他脸上的从容和笃定,是他对科学的严谨和执着,是他对人类健康的铭记和守护。至诚至坚,矢志不渝!          

采访的最后潇小编还有幸与贺林院士合影  大家不要太嫉妒哦O(∩_∩)O 

李辉产科工作室会陆续为您推出此次会议相关报道及部分课程文字版,敬请期待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需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

上一篇 : 石学敏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